fbpx
来自拉曼恰的11家酿酒厂参加了本次的全国糖酒商品交易会,这是亚洲国家中最重要的行业博览会。 第104届全国糖酒商品交易会在西部城市成都举行,该活动的日期在4月7日至9日之间,主要针对的群体是中国境内的最终消费者和专业的当地居民;该活动原计划在2020年7月举行,后被推迟。 因为中国对疫情的严格控制,使得这次活动只针对那些希望进口西班牙产品的公司和其子公司;来自拉曼恰的酿酒厂通过其在中国的商务中介参加了本次活动。 成都成为了入境的焦点 从1955年举办庆祝活动以来,著名的CFDF (全国糖酒商品交易会)已经将自己合并成为了农业食品博览会,是您对这个拥有着长城国家进行市场渗透的基础地带。 作为四川省的首都,成都长久以来就因其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熊猫保护区而闻名于世;近几年,成都一直都是经济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其所处的优越战略地位使其在中国中部和西部的葡萄酒分销中占据了不可替代的位置。 以拉曼恰原产地名称而命名的团队代表在中国食品饮料博览会 这已经是管理委员会参加该活动的第六个年头了; 在面积为168平方米的展馆内,团队代表将11个酿酒厂和一个咨询台展示给了广大的参与者。 尽管受到了来自疫情的种种限制,但是管理委员会依旧在国外进行着葡萄酒的推广活动,特别是在这个亚洲巨人的国度里。毋庸置疑的是中国是第一个非欧盟客户 (紧随其后的第二名是德国),在2020年采购了超过五百万的以拉曼恰原产地名称而命名的葡萄酒产品。 作为我们行动的奠基石,通过在上海举办的虚拟研讨会,成都办事处开始了在中国境内的第一个促销季度的相关活动。   参与本次活动的酿酒厂如下: VIRGEN DE LAS VIÑAS (圣女酒庄) BODEGAS ISLA (伊斯拉酒庄) BODEGA EL VÍNCULO (EL VÍNCULO酒庄) BODEGAS CENTRO ESPAÑOLAS (西班牙中原人酒庄) EXOTIC WINDS (异国风酒庄) BODEGAS LOZANO (洛萨诺酒庄) BODEGAS PARRA JIMÉNEZ (PARRA JIMÉNEZ酒庄) BOGARVE 1915 (波卡尔贝1915酒庄) VIÑALESA WINE...
尽管第一季度超过了25%,但是因为冠状病毒的影响导致年度销量下降了14.34% 来自餐饮业消费量的下降增加了出口量的下滑比例,在这个特别困难的一年里下降了14.34%;这不仅对到葡萄酒行业造成了负面影响,而且还涉及到与休闲相关的其他行业。 尽管有所下降,但是考虑到造成这种情况的外部环境及因素,该评估数据还不算太消极;总的来说,2020年使那些以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达到了有史以来第四高的记录。 总体上,以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销量达到了54,772,767升,相当于单瓶容量为750毫升的73,042,599瓶葡萄酒;与2019年的销量相比减少了14.34%,当时的销量达到了63,887,534升 (85,273,600瓶)。 考虑到冠状病毒对当前全球经济所造成的影响,该下降幅度可以说是适度的;因疫情原因而导致的出口受阻也对来自拉曼恰的优质葡萄酒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目前正处于恢复的状态中。事实上,根据来自西班牙葡萄酒市场天文台中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9月,世界葡萄酒贸易额跌幅超过了22亿欧元 (-6,9%)”,需要强调的是 “在4至5月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所受到的伤害是巨大的,这恰巧与冠状病毒大流行最糟糕的时间相吻合”。譬如, 以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在这几个月的跌幅超过了40%,在第一季度更是下降了大约25%。 来自餐饮业的葡萄酒消费量毫无疑问的是最受影响的领域之一;首先是在疫情期间的“禁足令”, 随后是对出行就餐时间的限制和各种相关的局限;以上提到的这一切都使葡萄酒的需求量降到了历史最低点。 尽管如此,根据来自在拉曼恰注册运营商的评论,在疫情期间食品行业表现良好。实际上,来自国内家庭消费量的增加才是关键所在,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情况没有变得更加糟糕,下降幅度并不是很大。实际上,根据来自西班牙葡萄酒市场天文台中的数据显示,“在2020年的前11个月中,因为购买食品而产生的葡萄酒销量的增长达到了25%, 高达3.83亿升,达到了10.75亿欧元”。 按照葡萄酒类别 尽管传统葡萄酒 (44,466,697 瓶) 依旧是以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销量为主要参考对象,但是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在2020年la crianza葡萄酒 (12,342,800 瓶) 超过了年轻葡萄酒,将排名提高到了第二位;与2019年 (11,806,100) 相比是唯一的一个出现了增长的情况,在过去的一年中具体数字达到了4.35%。 至于那些经过木桶存放以及在木桶中陈酿的葡萄酒也是如此,珍藏葡萄酒达到了430,200,相当于3,640,802瓶,特级珍藏葡萄酒达到了421,400。 最后,最值得一提的是新年份的葡萄酒,也被称为年轻的年份葡萄酒。该类葡萄酒达到了11,698,700条(每种葡萄酒的遗传密码),可以在不同的背景和市场里找到适合其生存的空间,人们往往特别重视酒体自身所带的果香味。   德国,恢复了出口领导者的地位  就市场而言,尽管如此,以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继续在九十多个国家存在着。 虽然国外销售量与2019年相比确实有了13.83%的明显下降,但是不影响在市场上的销售反应;全球数字显示在某些国家已经有所缓和,就像德国一样,该国从传统上讲就对来自以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表现出了特殊的喜好,从而在近几年中都成为了该地区葡萄酒需求的领导者。作为消费者,条顿人再次成为了来自拉曼恰酒庄葡萄酒的主要客户,在2020年购买了5, 291,912瓶 (750毫升/瓶)。 紧随其后的就是中国,购买了5,277,647瓶,下降了27,16%, 这主要归咎于需求的萎缩;在2020年第一季度,来自以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的销量非常出色,尽管随后数字有所改善,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在医疗环境允许的情况下可以使情况得以好转,预计在2021年完成恢复这个市场的份额。 排在第三位的是荷兰,在2020年购买了1,787,187瓶 (750毫升/瓶),使其在去年成为了第一个实现了正增长 (6.29 %) 的国家。 瑞士也值得一提,购买了1,567,348瓶 (750毫升/瓶)。这个国家是拉曼恰葡萄酒销售的第四个重要市场,增长了30.49 %。 在非欧盟的市场里,日本脱颖而出;该国在近几年里成为了以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销量的五个主要客户之一,保持了其需求水平; 尽管萎缩了21.69%,但是2020年的数字还是达到了1,532,964 瓶 (750毫升/瓶)。 盎格鲁撒克逊市场的差异 鉴于2020年大西洋以外的商业交易的复杂性,美国等国家/地区遭受了来自特朗普政府施加的关税壁垒的伤害,这使得来自拉曼恰的葡萄酒销量在2020年下降了22.68%,来自拉曼恰酒庄的葡萄酒出口量达到了751,337瓶 (750毫升/瓶)。 然而,尽管因脱欧后的外交困境而产生了市场动荡,但是英国市场依旧呈现出了积极的数字,购买了1,395,287瓶 (750毫升/瓶),明显增长了20.12%;在以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酒庄中,英国已经成为了第六个从事销售活动的首选目的地。 2020年完成了在东欧国家从事销售拉曼恰葡萄酒前十名的主要国家名单,特别是波兰,购买了1,177,625瓶 (750毫升/瓶),增长了20.77%,成为了来自以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的第七大主要客户。位于波罗的海的一些国家也成为了主要客户,譬如:拉脱维亚 (1,079,845瓶,750毫升/瓶),俄罗斯 (819,835瓶,750毫升/瓶),或立陶宛 (774,304瓶,750毫升/瓶)。  
来自拉曼恰地区的酒庄在亚洲的发展已经适应了后疫情时代的需求。 疫情在全球突然出现后的一年,为了能够适应中国市场的需求,以拉曼恰原产地名称而命名的葡萄酒又恢复了其促销活动,以便能够适应当前的形势。 在过去的1月22日,首次在亚洲的多个城市以虚拟和同时的方式 (三合一)举办了关于拉曼恰葡萄酒产品的研讨会。在这次活动中,有16家进口商和分销商在香港(La Paloma餐厅)品尝了来自拉曼恰的葡萄酒;另外一组的成员在深圳 (逸香葡萄酒教育)也品尝了来自拉曼恰的葡萄酒;在小鹅通平台上,完成了组织的虚拟活动;在现场直播的过程中,有大约400人进行了实时连接。 新的促销方式  这是我们第一次以该种方式在长城之国举办这样的活动,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以拉曼恰原产地名称而命名的葡萄酒产品可以在客户群体中保持其原有的忠诚度和定位;在最近的十年,这里都曾是拉曼恰葡萄酒的主要市场之一。 将遵循香港模式作为我们行动的基石,通过网络渠道举办研讨会活动,目的就是为了可以减少现场的容量;在大流行的情况下,如果允许的话我们计划将在上海、广州和成都等地也举办类似的活动。 中国餐饮博览会即将到来  在2020年的活动被取消以后,人们都将目光投向了第104届中国餐饮博览会(2021年3月25日到27日),该国际博览会将在中国西部地区的成都举办。这是中国国家范围内的主要行业类展会;今年,来自西班牙各个酒庄的工作人员将不会出现在监管委员会的展台上,但是一些进口商或其他的指定专业人员将出现在活动的现场。 取决于疫情自身在国际社会中的演变,及每个国家在边境地区将设置的限制,我们的原计划是为身处亚洲的日本东京和大阪的进口商和分销商也举办类似的小组研讨会活动。 因此, 2021年在中国举办的第一次研讨会具有特殊的意义,将逐渐唤醒国际社会对来自拉曼恰葡萄酒的需求。 按计划参加研讨会的酒庄名单如下 El Vínculo de Campo de Criptana酒庄(雷阿尔城) La Tercia de Alcázar de San Juan酒庄 (雷阿尔城) Ayuso de Villarrobledo 酒庄 (阿尔巴塞特) Campos Reales de El Provencio 酒庄 (昆卡) Centro Españolas de Tomelloso酒庄 (雷阿尔城) Cristo de la Vega de Socuéllamos 酒庄 (雷阿尔城) El Progreso...
监管委员会将2020年收获的葡萄评估为非典型年份中十分适合酿造葡萄酒的产品,其收获的葡萄质量很高。 在新冠疫情的大环境下,今年的收获属于非典型年份类,协议经过了精准的调整;幸运的是大部分的收获工作可以正常进行。那些成熟周期早的一些品种的开始起源于八月下旬。 几周以后,根据针对2020年发送的样品技术报告,其结论表明被品尝过的葡萄酒显示出了令人满意的平衡感。 总共引用了来自组成原产地名称的法定产区葡萄酒的四个省份中的四十九款葡萄酒。参考酒庄曾经是每个省份中以拉曼恰产区为原产地名称而命名的两个葡萄酒产量最大的酒庄;雷亚尔城的四个酒庄除外,因为其产量更大。 按照品种划分,在曼切戈葡萄园中种植的主要葡萄品种都受到了重视,其中特别以艾伦 (airén)和坦普拉尼洛 (tempranillo)的品质最为卓越,它们分别是白葡萄酒和红葡萄酒。 对2020年收获的葡萄的感官评价 在品酒师小组的最终评估中 (在品酒表中最低分为40,最高分为100), 那些分数在90至80之间的葡萄酒占了主导地位,质量点评非常好,特别是红葡萄酒。“白葡萄酒和粉红葡萄酒的平均分数相等,在90至80分与80至70分之间”。 小组对白葡萄酒的第一印象是葡萄酒的 “果味和轻淡”;同时,红葡萄酒自带水果味,口感圆滑且无过多的涩味。   因此,通过最近几年的演变来判断拉曼恰产区的葡萄酒继续走高质量的路线;这已是监管委员会连续第三年将其评估为“非常好”的收获年份了,与2017年收获的葡萄联系到了一起。
除了对行业的其他兴趣变化以外,还添加了新的葡萄品种,譬如:廷托雷拉歌海娜和亚历山大麝香 在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期以后,就可以见证属于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历史性时刻了;在10月19日的上午,公布了根据在卡斯蒂亚-拉曼恰官方公报上的新规范,该文件由农业、水利和农村发展部门提供。 在这些新闻中,值得强调的是纳入了廷托雷拉歌海娜和亚历山大麝香品种,新品种允许其酿制的葡萄酒受到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保护;只要符合质量指标中的苛刻规定中所设的其他条件,对2020年份葡萄酒的精心加工和制作都是有效的。 廷托雷拉歌海娜的品质特征 与其他同义词同名,譬如:阿利坎特的Bouschet, Colorina, Moratón, Negral或者Tintorera de Liria,  属于一款十分古老的耕种品种,在半岛上的其他省份也非常普遍,譬如:蓬特韦德拉(Pontevedra), 奥伦塞(Orense), 阿利坎特(Alicante), 瓦伦西亚(Valencia)或者韦斯卡(Huesca)。 根据农业、渔业、食品和环境部门2015年对葡萄园调查的数据显示,它是全国第五大红色葡萄品种,在国内的面积约为2257220公顷,其中在卡斯蒂利亚-拉曼恰的种植面积约为1460064公顷。实际上,以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地区已在其注册表中预先注册了600多公顷,这些区域在批准修改规格后将自动生效。 从形态角度来看,廷托雷拉歌海娜的束小,中等紧实度和短圆锥形外观。 它对霉菌和白粉病敏感,发芽较早,成熟度中等,产量不是很高。 在秋天落叶时,具有非常好的可塑性且视觉上呈红色。 其浆果在果肉中着色,因此被命名为染色(tintorera),是生产葡萄汁所必须的。 从酿酒学角度来看,廷托雷拉歌海娜会产生深红色,适度的酒精含量以及平衡的酸度。在酿酒厂中,其多功能性受到广泛的赞赏,当与其他品种的葡萄产品组合到一起的时候可以提供颜色,其自身色彩的强度以及红色得到了极高的评价,口感清新,非常适合当前市场的趋势。 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管理委员会在相互关系中彼此影响的多个职业的全体会议中的看法是将其纳入其中是十分积极的,用来补充在原产地名称中已经存在品种的多样性,目前已经注册了25个品种,很快将成为27个品种,它们分别是:廷托雷拉歌海娜和亚历山大麝香。 亚历山大马麝香的品质特征 也被称为肥粒麝香葡萄,根据来自不同的生产区域有着与其相关的同义词。该品种主要分布在东部半岛,以及西南地区;因为其具有地中海特色的名字使其在国际葡萄园都有着很清晰的共鸣。 发芽较早,其束呈现出具有特性的绿色。它的浆果属于中等大小,成熟期较晚,对霉菌具有一定的敏感性。 按照传统,该品种的栽培源自用于鲜食和制作葡萄干使用;但是,也可以用来生产带甜味的葡萄酒,可以用其探索新市场和终端客户的消费需求。 该品种对炎热气候的自然适应也使其可以很好地融入拉曼恰的气候,能够经受炎热夏天的严酷考验;无论是单品还是跟其他品种葡萄的混酿都具有芳香的潜质。 范围说明书中的其他新闻 同样,还需要进行一些不太重要的修改,譬如:对某种葡萄酒的品尝说明和描述进行修改,降低其解释中的主观性,或者对葡萄酒中葡萄种类混合的最大授权百分比进行注释,在不同的年份之间,从14%到15%,从而适应国家法规。 同样,还需要进行一些不太重要的修改,譬如:对某种葡萄酒的品尝说明和描述进行修改,降低其解释中的主观性,或者对葡萄酒中葡萄种类混合的最大授权百分比进行注释,在不同的年份之间,从14%到15%,从而适应国家法规。 然而,对于所有需要在木桶中进行存放的葡萄酒来讲, 佳酿酒( Crianza),陈酿酒 (Reserva)和特级陈酿酒(Gran Reserva)在木桶中和瓶中的持续时间将是不变的。因此,那些被调制出来的年轻酒或者传统酒的葡萄酒标签上将被加上“桶中陈酿”的注解,在木桶中必须保存至少60天的时间。 “佳酿酒( Crianza)”需要经过两年的自然陈酿,在木桶中必须存放至少6个月的时间。以“陈酿酒(Reserva)”为例,其自然陈酿的时间为三年,在橡木桶中必须存放至少12个月的时间,其余的时间可以放在瓶子里进行存放。 此外,我们必须考虑的是来自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葡萄酒在其商业倾向中更集中于年轻的或者传统的葡萄酒;假设全球市场更倾向于新鲜的,实惠的或者容易消费的葡萄酒产品(传统的葡萄酒遗传密码条带和年轻的葡萄酒遗传密码条带),这并不妨碍我们对那些在木桶中存放过的葡萄酒进行追溯和严格控制。  
尽管身处困难的环境中,但是水果的质量非常好、产量也提高了,并且在采摘的过程中没有发生意外情况。 从8月中旬开始收获葡萄以来,并没有因为感染和爆发而产生恐惧和担忧的情绪;,来自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葡萄实现了“从葡萄收获的常态来看的正平衡”。 用监管委员委主席Carlos David Bonilla先生的话说,“幸运的是协议被遵守了,常态使我们能够顺利地进入到葡萄收获的最后阶段,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良好的合规性范例”。 Bonilla先生还特别强调 “最终进入到酿酒厂水果的卫生状况极佳,这也成为了来自拉曼恰原产地来命名葡萄酒高品质宣传活动的序幕。” 产量略高于一个宣传活动的平均数 来自仲夏技术的预测是在比例上将属于丰收,最终产量的增长是可见的;与2019年相比,这次数字的增长约为25%;与正常年份相比,这次宣传活动的时间非常短暂。 来自合作社,这是拉曼恰产区收集葡萄最多的部门,其国家和自治区总裁 Ángel Villafranca 先生也 “希望强调的是为了采摘葡萄工作可以正常发展,针对COVID的各种措施在酒庄和合作社中都良好地行使着。” 技术员们,譬如:Roberto Laguna 先生,Vinícola de Castilla 的酿酒师 (曼萨纳雷斯,雷阿尔城省)强调与以往的收获相比是十分相似的:“这已经是我们参加的第十五届活动了,有的时候早些,有的时候迟些,但是令人惊讶的是今年时间的对称性与数量都与2019年份的采摘有关。”我们不能忽视的一个事实是与托莱多和昆卡的拉曼恰地区相比,去年雷阿尔城区域的收获量更高。 就其本身而言,来自 Campos Reales 酒庄的现场技术员 David Villora 先生(埃尔普罗文西奥,昆卡)对进入酒庄葡萄质量的参数表示满意,他的评价是:“令我们高兴的是这些品种中的PH值都很好,这使我们感到惊讶”。譬如:丹魄已经很成熟了,而且酸度良好,酒石酸度接近5”。在这丰收的年份中,产量比2019年高出约30%,而这一年的生产时间却非常短。 市场中的商业不确定性 一旦结束了葡萄采摘的生物周期,就轮到在酿酒厂进行精心加工和制作的步骤了;接下来,使用标注了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瓶子给葡萄酒进行装瓶工作。 从监管委员会的角度来看,现在将目光放在国外市场的发展上,一段相对不确定的时期;尽管2019年拉曼恰葡萄酒所处的位置很好,但是在出口方面还是有希望恢复更多的活动和存在感。 来自 Allozo-Centro Españolas 酒庄的经理兼监管委员会董事会成员的Miguel Ángel Valentín 先生的看法是希望尽快恢复对外促销活动,“最重要的就是拉曼恰可以重新获得其在国外市场的销售水平,从而可以重估我们的葡萄酒”。 从这个意义来讲,我们对亚洲市场抱有期望,中国巨人正在逐步复苏(2019年就曾是拉曼恰原产地命名葡萄酒的主要消费国,其消费量为7245540瓶),预计可以重新激发外国消费者对拉曼恰葡萄酒的需求。        
  经过拉曼恰监管委员会的批准,第二年,对最后收获的葡萄酒进行年份等级评审。 在来自拉曼恰产区葡萄酒的酿制过程中,这是在最近五年里的第五次被评为“非常好”等级的年份。 在咨询了品酒师专家小组的技术报告以后,监管委员会的全体成员都对2019年份的葡萄酒给出了“非常好”的等级评审;这次的葡萄收获期持续时间短且产量低于其他年份。实际上,2019到2020年的收获为1.269亿升,这在过去的十年里是第二低的年份。 触及卓越 任何时候,都遵循了OIV (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所使用的通用文件中的参数准则。 总体而言,根据来自技术委员会品尝了2019年份的216种年轻葡萄酒后给出的评价,其白葡萄酒和红葡萄酒都以“非常好”的等级评审结果而脱颖而出。 White wines from the 2019 Vintage in DO La Mancha 来自拉曼恰2019年份的白葡萄酒 在品尝了127种白葡萄酒以后,其中一半以上,也就是说约71种(56%)的葡萄酒的评分点在90到80之间浮动。专家们还特别强调出用拉曼恰原产地命名的白葡萄酒的品种具有多样化的特征,譬如:带水果味,带香味以及带清新感。 来自拉曼恰2019年份的红葡萄酒 这次总共品尝了63种葡萄酒,来自专家的评价也使得产于该年份的葡萄酒被列入了“非常好”的等级评审,对其中35种 (56%)的评分在80-90之间浮动。 来自品酒师专家小组的评审,年轻的葡萄酒具有最良好的表现,特别需要提出的是其恰当的酸度和丹宁;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在酒瓶中获得更好的结构和香气。 自1975年以来,在拉曼恰原产地的历史中已经是第25次获得“非常好”的等级评审了。    
是监管委员会在本年度的最后一次出国行程。 在最近几个月市场的不稳定性又卷土重来;一方面,来自英国的脱欧事件;另一方面,来自美国的关税问题;目前,还留给我们的发展空间就是亚洲市场了。 在近几年,产自拉曼恰产区的葡萄酒在中国消费者心目中的地位不断提高;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了超过德国或者荷兰的第一进口国了。 但是,对于这些带有唐吉歌德标志的葡萄酒来讲中国市场还远远不能满足其对外出口的愿望,更希望有机会打开新兴市场,使其作为葡萄酒产品的形象可以被加强;这其中也包括了在摸索中寻找到的销售产品的新地方,譬如:正在向全球开放经济的越南。 第一站在香港 对于经常参加类似于 展会的拉曼恰产区的葡萄酒产品而言,这并不是一个新的市场机会。在香港会按照惯例组织品酒研讨会;在这种情况下,由知名的侍酒师 负责举办活动;随后,来自十家酒庄的专业工作人员将给广大的参与者进行产品介绍和讲解。 第一个实验点就是在越南   随行人员来到胡志明市,也被 这里是越南经济最活跃的地区,逐渐唤醒人们对葡萄酒消费的兴趣爱好,并学会欣赏其色泽。 正如来自胡志明市的分析家 先生所指出的那样,我们有必要发现在越南的一些关键因素,‘譬如:葡萄酒销售的 到 发生在农历新年的一个月里’。 从这个角度来讲,胡志明市委员会里的 先生认为组织一些相关的产品促销活动是十分有必要的。通过组织活动,可以使消费者更加接近西班牙,并就在越南并不十分普及的葡萄酒知识进行传播。 最后在台湾结束本次行程 从 月最后一周开始的行程最终在台湾的台北结束;在这里,来自拉曼恰产区的葡萄酒也被展示给了世人。 参与活动的酒庄  参与活动的酒庄如下: 庞腾堡酒庄 圣女酒庄 克罗曼酒庄 诺美诺酒庄 西班牙中原人酒庄 酒庄 普尔科索合作社酒庄 酒庄 宝柯集团
就2019年度的国际性促销活动的举办地点监管委员会已经做出了决定,它们分别是香港,越南以及台湾。 尽管大中华地区依旧是销售的重点(在进口来自拉曼恰产区的葡萄酒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是监管委员会希望可以加强其产品在亚洲其它地区的影响力。 正是出于对这个原因的考虑所以选择了越南,香港以及台湾这三个对来自拉曼恰产区葡萄酒不断产生商业兴趣的地区进行市场推广和宣传活动,从而可以扩大其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活跃程度。 紧张繁忙的亚洲之旅  本次行程将于本月底(10月28日)从目前正在陷入困境的香港自治区开始,该城市也是葡萄酒在这个拥有长城国度进行商贸以及分销活动的门户所在地。 从那里出发,他们将到达越南的胡志明市(10月30日)。从血腥内战中恢复过来的越南是世界上最大的稻米出口国;在其经济模式向自由市场过度的特殊背景下,其对来自拉曼恰产区葡萄酒的兴趣在中长期的商贸活动中显现出了增长的势头。 这是在对外促销活动中来自拉曼恰产区的葡萄酒第一次走访越南。 此行的终点站在台湾的首府台北市(11月1日);一个拥有30,973瓶(0,75 cl)的地区依旧在销售葡萄酒方面存在商业机会。 行程展示以及研讨会  在这三个亚洲城市将通过来自拉曼恰产区产品的介绍会以及随后的产品展示来进行推广活动。在展示厅里,来自九个酒庄的专业工作人员将直接与公众见面,展示并讲解与葡萄酒产品相关的信息。 参与活动的酒庄  参与活动的酒庄如下: 庞腾堡酒庄 圣女酒庄 克罗曼酒庄 诺美诺酒庄 西班牙中原人酒庄 酒庄 普尔科索合作社酒庄 酒庄 宝柯集团
  监管委员会结束了从3月21日到23日的在中国食品和饮料展览会中举行的活动。 在成都这座城市里最受大家喜爱的就是用丹魄葡萄酿制成的红葡萄酒,人们将这种葡萄酒与中国该地区所特有的辛辣食物匹配到一起食用。 这是参观者在从3月21日到23日的在中国食品和饮料展览会中对其留下的第一印象。 连续五次,来自拉曼恰法定产区的葡萄酒参与到了这个在 亚洲大陆最为重要的展览会之一 的活动中来;使用监管委员会成员之一的Juan Manuel Leal先生的话来讲,就是流向中国土地。   在他们的陪同下,来到中国参加活动的酒庄一共有七家;他们在94,5平方米的场地上展现出了对中国这个亚洲巨人的商业兴趣;酒庄的名称分别如下: Campos Reales酒庄 Bodegas Centro Españolas酒庄 El Progreso 酒庄 Parra Jimenez酒庄 Yuntero酒庄 Bogarve 1915酒庄 Vinícola de Castilla酒庄   对于监管委员会来讲中国在最近的十年里已经成为了成长速度最快的潜在市场;在过去的2018年,中国作为第一个非欧盟国家(仅次于作为欧盟国家的德国)使用来自拉曼恰法定产区的装瓶葡萄酒的数量为5,442,931瓶 (0,75厘升)。 成都,葡萄酒进入中国的入口点 内是最具有美食特色的城市之一。在中国境内属于第六大城市,同时也是四川省的省会。 从1955年开始,中国食品和饮料展览会每两年都会在成都举办一次;成都在西南地区是进行葡萄酒分销的门户城市。在这五年里,一直保持着对来自拉曼恰法定产区葡萄酒产品的强烈兴趣。    
监管委员会为秋季的到来设计了一个紧凑的巡回行程安排,在此行中将完成对中国,菲律宾以及南韩等国家和地区的访问活动 在十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里,来自拉曼恰产区的DO等级的葡萄酒将开始其在亚洲一些国家的宣传推广活动,这是在欧盟境外的第三个市场;这些国家和地区对来自拉曼恰产区葡萄酒的需求量也在处于一种攀升的状态中。 事实上,这次的探险活动将于10月22日在拥有万里长城的国家开始举行,在该次的巡回行程中由来自拉曼恰产区的DO等级的十一家葡萄酒酒庄共同参与。自2013年以后,监管委员会就再也没有返回过北京,这座因其传统的中国美食而闻名于世的城市。 两天以后,也就是10月24日,该次活动的路线将沿着菲律宾的首都马尼拉继续前行,在这里有来自拉曼恰的DO等级的十家葡萄酒酒庄来宣传推广从他们那里生产出来的酒品;这也将是监管委员会在对外活动中第一次访问他加禄国。 最后,为了结束对亚洲大陆的巡回行程,大约有十三家来自拉曼恰的DO等级的葡萄酒酒庄将返回到南韩的首都首尔参加活动,这也是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再次来到这个东方国家进行产品的宣传推广活动。 在这三个城市将由专家参与到一个研讨会中来;在这里,您将聆听到那些具有专业水准的从业人士对来自拉曼恰的DO等级的葡萄产区进行评述;随后,享用与葡萄酒相匹配的当地美食。最后,来访人士将共同参加一个走访活动,在这个过程中每家酒庄都将向您展示并讲解自家的葡萄酒产品,您也可以向专业的葡萄酒品酒师进行咨询。 在市场营销方面,监管委员会将继续维持对中国的促销承诺,主要的境外客户对来自拉曼恰的葡萄酒有超过十瓶的需求量;在这里,我们也再次强调需要在一些亚洲国家,譬如南韩加强对产品的宣传力度,使其能见度可以变得更高的重要性,在首次亮相以后,菲律宾在过去一年的销售中卖出了11.864瓶葡萄酒;虽然数量不是很大,但是比重为18,6 %。 参加2018年亚洲巡回行程的来自拉曼恰的DO等级葡萄酒酒庄分别如下 BACO/DCOOP Group BACO/DCOOP集团   Bodegas Ayuso Ayuso酒庄   Bodegas Campos Reales Campos Reales酒庄   Bodegas Casa Antonete Casa Antonete酒庄   Bodegas Centro Españolas Centro Españolas酒庄   Bodegas El Progreso El Progreso酒庄   Bogarve 1915 Bogarve 1915酒庄   Santa Catalina Santa Catalina酒庄   Vinícola de Tomelloso 托梅略索葡萄酒酿酒厂   Virgen de las Viñas 圣女酒庄   Bro Valero Bro Valero酒庄 12. Vinos...
今年的采摘和收集工作与去年相比延迟了几个星期,在拉曼恰产区已经完成了早熟的几个葡萄品种的采摘和收集工作。   雷阿尔城所在的省份再次标志着2018年拉曼恰葡萄园产区收获的开始。与以往的其他收获活动相比,这次收获季节的到来出现了明显的延迟现象。在春季降雨量充沛,夏季温度适中,正午时分的温度与夜晚的温度有明显冷热差异的情况下,夏季的成熟变得缓慢且不紧不慢。 从技术样品中显示出来的数据证明了预测中的效果,位于雷阿尔城省的比利亚鲁维亚德洛索霍斯市的El Progreso酒窖的技术总监Juan Nieto先生对其进行了细微描述,从第一批采摘和收集出来的葡萄来看 “其卫生条件良好,酸度非常充足且均衡;更加令我们感到惊讶的是这批采摘和收集出来的葡萄与以往那些年相比酸度含量更高”,本周是该地区葡萄园收获霞多丽葡萄的开始。 所谓的“白色女王”具有带潜力的芳香气息,葡萄酒的陈酿能力以及葡萄酒自身的结构更加强大;与此同时,El Progreso 酒窖的总裁和监管委员会的成员,以及葡萄栽培师Jesús Julián Casanova先生强调该品种的葡萄产品属于“更加精致的一个品种,果肉更小但是更紧致,生产负荷低,富含生产高质量葡萄酒所需要的多酚成分”。   麝香葡萄和白苏维翁葡萄,以及接下来的品种 葡萄的收获在拉曼恰葡萄园一致延伸到八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在雷阿尔城的曼萨纳雷斯的Yuntero酒窖,以及Vinícola de Castilla也将麝香葡萄作为葡萄酒生产的用料;该白葡萄品种在过去的十年里被植入到了拉曼恰地区,与其它类的白葡萄品种混合在一起的时候具有良好的芳香气息。 在托莱多的拉曼恰,Altovela de Corral de Almaguer酒窖,阿卡尔德特新镇的Latúe酒窖也开始了收获麝香葡萄的季节,水果成熟的平衡度良好。 在阿尔瓦塞特省的一些直辖市,譬如:比利亚罗夫莱多也在等待周末的到来,从而可以开始采摘和收集工作。以Pago de la Jaraba酒窖为例,在最近的技术样品中指明了白苏维翁葡萄的最佳采摘时间几乎是在九月份的时候。 在拉曼恰产区的一些葡萄园的收获时间被延迟得更长,直到九月份的第一周才开始其酒窖的葡萄采摘和收集工作。 紧随坦普拉尼洛葡萄和梅洛葡萄其后的是成熟期更快的红葡萄品种,轮到它的采摘和收集时间是在九月份的下旬,阿依伦白葡萄在拉曼恰地区的种植是最为广泛的。
收集阿依伦白葡萄的活动标志着采摘来自拉曼恰产区活动的结束 与去年的活动相比较今年的活动延迟了几个星期才开始,属于阿依伦品种的葡萄园在全部的生产区内以良好绝佳的速度发展着,这同时也标志着来自拉曼恰产区葡萄采摘活动的结束;还有一些其他葡萄品种的采摘收集时间会更迟一些,在今年十月的第二个或者第三个星期的时候才开始,譬如:卡本内苏维翁葡萄。 葡萄采摘收集团队工作时间的推迟在这里再次向我们验证了其传统收获日期是在十月中旬才能结束的事实。 就质量方面,在几次的犹豫不决以及就对在拉曼恰某些地方受到风暴破坏的担忧以后,大葡萄园的最后几个星期的热量几乎成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客人。这也确保了水果可以在完全健康的状况下被采摘好并顺利地运送到酒庄内进行保存,其甜度和酸度都处于一种良好的平衡状态。事实上,这次的平均值略低于来自拉曼恰产区的平均水平,因为这里的阳光通常来讲都很充足,这当然也是有利于加速葡萄成熟的一个重要因素之一。今年的进程与以往相比来讲更加缓慢,这也是导致采摘收集工作的时间被推延的主要原因之一。 用监管委员会主席Carlos David Bonilla先生自己的话来讲, “我们正处于一个安静的葡萄收获季节,产品的质量很好;虽然在某些地区的温度可能相对较低,但是对于采摘收集葡萄来讲其条件是充足且良好的;用来加工制造拉曼恰产区的DO等级的阿依伦葡萄酒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从当前的状况来看葡萄是很健康的”。 譬如:在雷阿尔城的坎波德克里普塔纳的Símbolo酒庄,阿依伦品种葡萄的波美度达到了11 (很可能酒精度12),PH值为3.6,总酸度为4.5。 来自昆卡省的几个酒庄,从Campos Reales酒庄采摘收集来的阿依伦葡萄的波美度达到了12,PH值为3.5,总酸度为5.18。 简而言之,就目前的状况来讲建立第一个平衡还为时尚早;总的来讲,经过一些专业组织的确认水果的质量处于良好的状态;与去年相比其产量有明显的增长,可能超过了25%。 用于酿制葡萄酒的前几个样品来自那些早熟的葡萄品种,譬如:霞多丽白葡萄,麝香葡萄或者弗德乔葡萄;就丹魄来讲,该葡萄品种在拉曼恰产区属于主要的种植产品,这使我们变得更加乐观,因为从某些酒庄酿制出来的年轻葡萄酒的色泽来看,其效果处于最佳的色点上(红葡萄酒),酸度良好,富含浓郁的水果香气;这些良好的效果都受到了国外市场的一致好评与欢迎。